0996_a5207

不知不觉的,邢星晨已经把车子开到他那里了。

停下车的时候,徐嫣才缓过神来,一边解开安全带,一边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
“我住的地方,在这里待一会,我把合同弄好。”邢星晨冷冰冰地说道。

徐嫣看向手机上的时间,“可是我上午要去上班的,我昨天没有去,今天想要在八点半之前就去,有些事情要处理的。”

邢星晨淡薄的目光扫向徐嫣,“我会给们老板请假一小时,觉得是婚姻大事重要,还是这上班一小时重要,我也是工作的,一天工作八小时,处理事情顶多四小时就不错了,所以,这一小时,无关紧要。”

徐嫣被邢星晨怼的哑口无言。

邢星晨的眼神更加的锋锐了,“还是不想和我结婚了,也是这一小时的事情,做出最后的决定吧。”

徐嫣觉得烦躁,坐在了沙发上。

决定个毛线,她觉得脑子里其实是一片空白的,什么都思考不了。

“那个,我嫁给,真的不会死吗?我觉得那1,2,3任,真的出事情出的不明不白的,也看到了,有人放蛇在我床上,还有那个无人弹奏的琴,说实话,如果没有这些事情,我肯定和结婚啊,但是这些事情发生了,我心里发毛,有些不敢嫁给。”徐嫣直白道。

“这些事情我说了,会调查清楚,另外,我也答应过,不会让死,我说道做到,如果真的有危险,我会死在前面,这样可以了吧?”邢星晨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“说的倒是好听的。”徐嫣抿着嘴唇。

初秋微凉清纯妹子户外摄影

男人的话,她是不怎么敢相信的。

邢星晨拧起眉头,眼中一闪而逝的烦躁,“可以不信,反正最终的选择权在手上,要是现在选择了前男友,我就懒得去弄合同了。”

“别。”徐嫣贼兮兮地,眼睛中闪耀着光芒,“看啊,能不能把每一个月的生活费长到五万,毕竟我是冒着生命危险赚的白菜的钱,对吧?”

“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讨价还价啊?”邢星晨锁着她问道。

“我这不是穷怕了嘛,有点钱好傍身,以后离婚了,说不定这就是我再婚的资本。”徐嫣开玩笑地说道。

邢星晨咬牙,“行啊,我可以给一个月五万,钥匙在那里保管,每年还可以给一百万,可以了吧?”

徐嫣脑子里盘算着,一个月五万,一年六十万,那就是一共一百六十万,两年后,她就有三百二十万,加上邢星晨大方,给她一点钱的话,她说不定就有三百五十万,三百万十万的利息一年至少有十二万,她还上什么班,嫁什么人啊,这不劳而获的工资能够让她的生活过的很好。

“真确定我不会有事啊?”徐嫣再次再次问道,“我很怕死的。”

“确定。”邢星晨说道。

“那行吧,签吧。”徐嫣说道,也不想让自己犹豫纠结和后悔了。

“签完后,今天就登记结婚,虽然没有办酒,但是已经是我的妻子了,和前男友不要在藕断丝连了,跟他说清楚。”邢星晨说道。

徐嫣点头,“自然要说清楚的。”

“嗯,现在这里坐一会,我去书房里打印好了合同给,当然,也可以要求我和别的女人走远一点,这是作为我妻子的权利。”邢星晨说道。

徐嫣挑眉,他这句话听着,他好像是一个挺负责的人,不是渣男嘛。

不过,她不爱他,自然,不会那么在乎,“反正吧,现在很多人都不干净,还是注意吧。”

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邢星晨问道。

徐嫣耸了耸肩,“赶紧的去弄合同,我给我老板打电话过去,说请假一小时够吗?要不,我把一上午都请了,毕竟是我们领结婚证的日子,中午一起吃顿好的。”

徐嫣说完,顿了顿,改口道:“我忘记了,我现在减肥,不能吃好的,那个,要做财产公证吗?如果要做财产公证,应该很麻烦的吧。”

“做,不麻烦,我的律师早就做好了,到时候让他过去,让签什么,看下,签就好了。”邢星晨说道。

徐嫣也想的明白,她拿了邢星晨的工资,离婚的时候,是两清的。

婚前做财产公证,他很明智,他做的正确,她也谅解,“行啊,就这样吧。”

“上午领完结婚证,会带去买首饰,只要看上的,都可以买,这些东西离婚的时候都可以带走。”邢星晨说道。

“谢谢邢老板,真是一个大好人。”徐嫣公式化地说道。

“今天晚上陪去拜见父母,觉得要买什么东西过去,中午一并都给买了。”邢星晨又说道。

徐嫣挠了挠头,有些漫不经心地,“想的很透彻啊,也心思细腻,好的,那先去忙吧。”

邢星晨看着她,脑子里闪过她会给韩柠溪打电话这个事情,隐约的,他又担心她会变故。

她老变故,让他害怕了。

“跟我一起吧,有什么可以补充,也可以更改的。”邢星晨说道,转过身,“跟我来。”

徐嫣不解地跟在他的身后,“怎么突然那么好说话了,可以补偿,也可以更改吗?”

邢星晨抿着嘴巴不说话。

他能说,是担心她变故吗?

这句话说出来,他不要面子的吗?

“一会合同出来,看下没有问题,就先签约了吧。”邢星晨沉声道。

徐嫣深吸了一口气,缓解心中隐约的,不舒服的感觉。

不想去知道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是为什么,想清楚就太容易悲哀和伤心了,不管了,那就是干,生活嘛,谁知道现在的选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,如果知道的话,那就是神仙而不是人了。

徐嫣跟着邢星晨的后面走,突然的,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围着浴巾的女人,女人特别可爱,圆圆的眼睛,圆圆的脸蛋,头发到脖子,也挺青春可爱的。

她看到邢星晨,跳到了邢星晨的身上,双腿夹住邢星晨的腰,甜甜地喊道:“哈尼,我回来了,想我吧?”

徐嫣八卦地看着他们,有些尴尬诶。

她作为正牌未婚妻,马上还要结婚的,应该怎么做?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