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速借app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小宝贝最新章节!

看着李染染离去的身影,白依妍眸底闪过一抹冷光,好不容易发现了一点证据,她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错失,于是,她立即跟在李染染的身后离去。

李染染快步的进了电梯,门要关上的时候,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等一下!”

李染染听到白依妍的声音,心脏一缩,立即惊乱的抬起头,对上白依妍含着笑意的眼睛。

“染染姐,听说我不在公司的时候,私底下找过季越泽,想要拿走我的剧本,有这事吗?”白依妍知道李染染最恨就是她抢她剧本的事情,此刻,她就要拿这件事情来刺激她,看看她的反映。

当某一个人情绪被刺激过后,往往会不小心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。

李染染原本是心虚的,突然听到白依妍专往她的痛处揭,一张花着精致妆容的脸,瞬间就变的非常难看,脸色也过份的惨白。

不过,她并没有因为白依妍的刺激就漏了底,她抿着唇,冷着脸,不回答。

正巧这个时候,电梯门打开,她快步的往她的休息间走去。

原本以为这样会甩掉白依妍的纠缠,可惜,她真是低估了白依妍急于挖掘真象的愤怒心情了。

“李染染,不说话,我就当默认了,不是一直自视清高吗?没想到竟然会做出这么卑鄙阴险的事情。”白依妍专挑难听的话来说,脸上还故意扬着讥讽和得意之色。李染染性格本来就属于火暴类型的,再加上她忍够了白依妍一出场就占尽一切优良资源,甚至还得到了季越泽的垂青,此刻,她哪里能够忍受得了白依妍如此这般的刁难,立即怒气腾腾的瞪住白依妍:“

别血口喷人,那剧本明明就该是我的,是把它夺走了,现在反过来说我阴险,到底是谁更歹毒还不一定呢。”

娇嫩女郎花正恣意

“哦,我抢剧本,对我心生怨恨,然后找了人想要来害我,这个理由好像成立了。”白依妍冷笑起来。

李染染听到她提那件事情,脸色又一片的惨白,她咬了咬牙:“别胡说八道,我只是不喜欢,可我并没有要害的意思。”“是吗?那就好,我也相信肯定不是那种心肠毒辣的女人,我也看过演的电视剧,演技不错,而且,演起好人来,也非常的感人,所以,可能是我太多心了吧,还请不要介意!”白依妍立即一副谦

虚惭愧的表情。

李染染一时看不透她的心思,更加的焦虑急燥起来,她冷哼了一声。

白依妍站在她的身后,对着她的背影说道:“反正警察已经把那两个混蛋抓起来了,而且,他们已经供出了幕后的人,我就等着警方给我电话了!”

李染染脚步猛的一僵,血液凝固。

她不敢回头去看白依妍的眼睛,只低头快步的往休息室走去。

白依妍冷冷的盯着她的各种细节,她发现刚才她说警方抓了犯人的时候,李染染的脚步明显是僵住了的。

“肯定心里有鬼!”白依妍凭直觉判断,李染染极有可能跟这件事情有关系。

试探完毕,已有收获的白依妍快速的回到了季越泽的办公室。

男人已经去开会了,白依妍坐在沙发上,脑子乱了起来。

如果真是李染染买通了那两个混蛋来害她,那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。

职业竞争,在公司里每天都会上演,可是,恨一个人要害她性命的地步,这就真的令人感到心寒了。

季越泽开完了会回到办公室,看到白依妍已经回来了,他将手里的资料往桌面上一扔,朝她走了过来,低着声音问道:“聊的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“有,我怀疑李染染的可疑性很大,我刚才故意透露出犯人交代罪行的事情,把她吓的脸都惨白了。”白依妍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季越泽,希望他能够帮自己进一步的追踪这件事情。

“哦?是她?”季越泽深黑的眸底闪过一抹冷芒。

“我只是怀疑跟她有关系,到底是不是她,我也不肯肯定,有什么办法可以调查吗?”白依妍仰头望着他,眼中充满着期待的光芒。

季越泽冷哼了一声:“如果有了目标,调查她的办法,我有的是!”

“真的?那能不能找人帮我盯着李染染,我今天把话放出去了,她肯定会很害怕被警方找上门,所以,如果现在派人盯着她,说不定会有很大的收获!”白依妍此刻只能期盼着季越泽能够帮自己了。

“要不这样,我们跟她玩个游戏!”季越泽眸光里闪过腹黑的寒芒。

“什么游戏!”白依妍眨了眨发睛,很是好奇的问道。

季越泽笔直的站立着,双手环在胸前,一只手习惯性的抵在他的薄唇处,一边国索一边深沉的说:“我决定找两个人去试探她。”

“怎么拭探?”白依妍更加的好奇了。

季越泽勾唇一笑,胸有成竹的说道:“先保密,这件事情,交给我来安排,等着结果就是了!”

“确定这样可以试探出结果吗?”白依妍表示怀疑,因为,她觉的李染染也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,想要让她吐出真话,只怕不太可能。

“有几分把握确定是她?”季越泽认真的问一遍。

“至少有七成,我观察人的细微表情还是很有自信的。”白依妍对自己的观察力也很有自信。

季越泽点头:“好,那就好好的试探她!”

“不会是想找两个人扮演警察去找她问话吧?”白依妍开玩笑的说道。

季越泽挑了挑眉:“怎么猜到我要这样做的?”

“可这样做不太好吧,假扮警察可是犯法的事情!”白依妍吓了一跳,自己的直觉又这么准了吗?一猜就对了。“忘记我们从事的是什么行业了吗?如果她不是那个人,我可以给她一个角色,让她相信这是一场试镜,如果她是,那岂不是可以帮报仇雪恨了吗?”季越泽想到白依妍手臂上处的伤口还没好,心里就掀起怒色,想要将那个害她的人,千刀万剐。

Tagged